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志勇墨香工作室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没有越界,不成阅读(转载)  

2010-10-18 21:20:38|  分类: 报刊文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没有越界,就不成阅读的时代。不论错过了多少机会,不论多么晚开始,阅读都在等着给我们一个美好的机会。何况在这网络时代,这是一个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越读者时代。

  把阅读当饮食来谈的理由

  对于身体的饮食,没有人不一日三餐地提醒自己有没有进食;对于头脑的饮食,几个月不读一本书的人却比比皆是。

  日常饮食不外4种:第一种,是主食,像白饭、炒饭、炒面等让我们吃饱。第二种,是美食,像鱼、牛排、大闸蟹等,给我们补充蛋白质的高营养食物。第三种,是蔬菜水果,帮助我们消化,吸收纤维质。第四种,是甜食,像饭后的蛋糕、冰淇淋,或日常的糖果、零食等。

  阅读这种给头脑的饮食,也可以分成4种:

  第一种阅读,是为了寻求人生在职业、工作、生活等方面,一些现实问题的直接解决之道。这一类很像是让我们有饱足感的主食,又可以称之为“生存需求的阅读”。

  第二种阅读,能帮助我们从一个看来间接,但是却非常根本的方向,思考人生中一些问题或现象的本质是什么。这种阅读是在帮助我们体会人类生命深处的共鸣,思想深处的结晶,很像是饮食分类里的“美食”,又可以称之为“思想需求的阅读”。

  第三种阅读,是为了帮助我们查证阅读过程中不了解的字义、语义、典故而进行的阅读,很像是饮食里的蔬菜、水果,又可称为“工具需求的阅读”。

  第四种阅读,和前面3种不同之处,在于没有一定的目的,就是为了娱乐、消遣,很像是饮食里的甜食或零食,追求的就是口感,又可称为“休闲需求的阅读”。

  不论你对4种饮食的定义和分类是否与我相同,不要忘记两件事:饮食中总要有主食、美食、蔬果、甜食4种分类;饮食的重要,贵在均衡。

  中学的“我考故我在”

  中学阶段的教育,趁着一个少年人对自己心智力量的探索产生好奇的时候,我们本应该提醒他,阅读对他的心智力量是多么便利又有力量的养分来源。

  我们本应该提醒他,在阅读这件事情上教科书有作用,但不是唯一的作用,然而我们的中学教育不让这些事情发生。

  如果一个少年人在他6年的关键成长时期,只懂得用“悬梁刺股”的方法,来读他需要标准答案的考试用书,又有什么不好呢?有人会问。多少人还不是这样读了大学、走上社会,在社会上有着优秀的表现?

  是的,你可以说没什么不好,如果你不觉得下面这些问题有什么严重的话:

  第一,没法认清教科书与参考书的本质。教科书与参考书的本质究竟是什么?教科书是近代有了学校体制后,对学生心智成长所提供的浓缩维生素;考试参考书是刺激考场上肾上腺素分泌的兴奋剂。至于补习班?那不过是提供大量兴奋剂的秘密派对。兴奋剂当然有助于你冲刺考试,但改变不了那是兴奋剂的事实与本质。

  第二,破坏了其他阅读的时间与胃口。教科书加上应对“考试题型”的参考书,在一个中学生生活里占这么大比重之后,他很难有时间再进行其他阅读的探索。即使有,也很容易摆荡到另一个极端。

  几年前,一个电视节目访问两位高中生,谈横山光辉的《三国演义》漫画。两个女学生兴高采烈地谈了她们有多喜欢之后,主持人问她们:“那你们看过罗贯中的《三国演义》吗?”

  她们异口同声地回答:“考试的书都看不完了,谁还有心情再看别的文字书啊。”(你只要把横山光辉的《三国演义》漫画替换为一个网络游戏的名字,就可以知道今天的情况。)

  第三,破坏了他对人生的想象。对中学生而言,他应该明白,如果他所好奇的人生是个最大的圆,那么阅读是许多中圆里面,可能最大、最色彩缤纷的,而学校教科书只是这个中圆里面许许多多小圆中的一个而已。当一个少年人对人生未来没有多少好奇与想象的时候,的确,阅读考试用书以外的书,对他也没有多大吸引力了。中学生的课本里有说笛卡儿的“我思故我在”,但是父母和师长要他做的却是“我考故我在”。

  不该松散时候的松散

  当学生熬过了中学6年,终于得以考进一所大学时,终于有松一口气的机会,因而大学又有“由你玩4年”之称。

  2001年,Net and Books 的主题书《阅读的风貌》针对台北市、台中市、高雄市3个地区20岁以上的民众作过一次阅读调查。这次调查有美国加州州立大学Fresno分校心理学教授勒范恩(Robert Levine,《时间地图》一书作者)参与。

  调查发现,在阅读动机中,“训练独立思考能力”的因素,普遍不受重视。而(大)学生阶层因为“无聊、打发时间”的因素而阅读的比例,甚至比其他职业阶层更多。

  看了调查分析,勒范恩写了封电子邮件很好奇地问我:“为什么你们的大学生的阅读动机里,有那么高的‘个人兴趣’?还可以为‘无聊/打发时间’而阅读?”

  我也很好奇地反问他:“这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他回答:“在美国,大学生连教授指定的读物都读不完了,没有什么时间读自己感兴趣的读物,更何况是为了无聊、打发时间!”那时,我才认真地思索台湾和美国的中学生与大学生在阅读这件事情上,重点顺序怎么正好形成对比,以及其可能的后续影响。(摘自《越读者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